监管上又有一些薄弱环节

2020-08-22 11:25

在南昌市西湖区最近受理的一起网络侵权案件中,原告黄某诉被告某房地产公司的章某从2011年4月以来,无中生有在互联网上捏造、散布谣言,诽谤原告。通过微博、论坛等,“黄某是诈骗犯”、“骗子”等信息被广为传播。经审理查明,章某发布诽谤信息,构成网络侵权。但章某辩称,自己只是向上级及有关部门反映案件的真实情况,根本不存在侵权行为,至于网络的发布,其不知情,也从未在网络上发布过。

“原来网络上的东西真真假假,什么样的说法都有,对于我们普通网民来说,根本无法分辨。”资深网民“@天道酬勤”称,两高司法解释给网络世界设定了法律的“高压线”,这将会还网络一片清净。

“我们也在关注这个事情,实施新规之后,在发帖和转帖上将更加谨慎,避免躺着中枪。”作为江西本土的知名大v,“@江南浪子万军”表示,即便在两高的司法解释没有出台之前,自己就特别注意甄别网络信息的真假,他一般都是转发公开媒体报道和官方出处的东西,同时还力争反映事情的全方面。“@江南浪子万军”还称,新规出台之后,他将更加严谨,坚持就事论事,绝对不注入情绪化的东西。与此同时,不少江西本土大v还称,新规肯定会净化整个网络环境,使得网络谣言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。

陈长权表示,这次两高出台的司法解释主要是针对发帖人,并且明确了行为人在发布诽谤信息中是否有主观故意,是定罪量刑的一个重要依据。“这就要求在基层法院的审判实践中,对发帖人的动机、行为、目的、身份等要作出认定,这个工作量较大。”

陈长权告诉记者,该案最初受理法院地在九江,由于当时并没有固定ip地址,才导致被告有异议。陈长权建议,网络侵权案件发生之后,受害者首先要对发帖人的ip地址进行取证,确定了发帖地址,就可以找到发帖人。

“两高出台的司法解释,虽然在点击量和转发次数上有一个明确的标准,但是在审判实践中,基层法院的操作仍然有些难度。”9月10日,南昌西湖区法院研究室主任陈长权称,法院在认定发帖者是否存在“主观故意”有一定的难度。

“言论自由权是公民的宪法权利,但不能越过法律界限。每个人想说什么的时候,不能伤害到别人的名誉权,不能造谣生事,不能危害社会公共秩序。否则,将承担相应的法律责任。”江西省社科院副院长万建强肯定两高出台的司法解释。他表示,互联网的高速发展,为公民言论自由权提供更多表达渠道,但公民在行使权利时不能逾越界限。万建强称,原先没有法律的约束,监管上又有一些薄弱环节,使得一些网络推手、水军以制造传播谣言为盈利手段,混淆视听。现在两高从法律层面作出了明确的规定,划定了网络言论的法律边界。如果网络推手、水军再“造谣”,那就会面临牢狱之灾,这是非常有震慑力的“利器”,相信今后的网络环境会越来越好。

陈长权分析认为,具体到每个案子,要具体情况具体分析。而且在进入到法院审判程序之后,发帖者往往都会以“不知是谣言”等作为借口,而受害者往往受制于技术条件,取证非常困难,这使得案子中止审理。

“现在微信、微博传播量都很大,它有可能会利用人们对新兴媒体传播途径的轻信,使得一些虚假信息在网上流传。甚至有部分别有用心的人,借着造谣生事来达到个人一些不可告人的目的。”国家行政学院教授竹立家表示,眼下网络谣言泛滥,严厉整治势在必行,网上造谣可判刑,就让网络失去了谣言产生的土壤。